edf壴定发娱乐用户登录-绿水青山在 金山银山来

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灵峰湖。  夏鹏飞摄(人民图片

“15年,真是一眨眼。”送走最后一波客人,潘春林坐在院子里回忆过往。

潘春林的老家在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余村——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发源地。说起对“两山”理念的理解,潘春林感触最深。15年前,他是村里矿山的运输司机,由于开采石矿,村子成了“穷山恶水”之地;如今,他是村里最出名农家乐的老板,“一天的收入就比过去一年还要多”,余村则是中国美丽乡村的首批试点村。

潘春林和村民们是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最早的受益者,余村则成为中国发展变迁的缩影。15年来,这一理念由余村走向全国,在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关于“两山”的故事。

换个“活法”,也能挣到钱

“15年前咋赚钱?只想着开矿、‘吃山’。”潘春林说,那时全村一半以上的家庭有人在矿区工作,他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在矿上开拖拉机、运石头到老了。震耳的矿山开炮声日日在耳边萦绕,炸出的飞石常常从天而降,还砸坏过房屋。更糟的是,先后有5名矿工遇难。青山不见了,绿水不见了,就连村头那棵屹立了近千年的银杏树也不结果了!

2003年,潘春林从水泥厂下岗,贷款办起村里第一家农家乐春林山庄。“一个小山村能有多少游客,能挣到钱吗?”潘春林心里没底。同年,浙江省委提出“创建生态省,打造‘绿色浙江’”,湖州在全省率先提出“创建生态市”目标,首要动作就是整改关停矿山等污染企业。痛定思痛,安吉决定换个“活法”,着手对污染企业进行彻底治理。“换个活法,环境好了,也能挣到钱。”潘春林默默鼓励自己。

2005年8月15日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赴余村调研,走村串户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后,高兴地说: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,这是高明之举。熊掌和鱼不可兼得的时候,要知道放弃,一定不要再去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,其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

余村开始下大力气进行环境整治,坚定地朝着绿色发展的路子走下去。村子变美了,余村不再卖石头,转而“卖风景”。游客从杭州、上海等地赶来,慢慢地,全国的游客都多了起来。潘春林很快还清了贷款,还扩建了一栋楼。去年,春林山庄的纯利润近100万元,“这都是托了绿水青山的福啊!”潘春林说。

幸福有了“靠山”

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的汤山,曾走过一段与安吉相似的弯路。汤山脚下曾有大片的采石场,最多时达上百家。2004年,采石场全部关闭,这些废弃矿坑在青翠山体上剜出一个又一个“伤痕”。裸露岩层上草木不生,起风时砂石飞扬。这片让人避之不及的废弃矿山,时时警示人们:这是破坏绿水青山的代价。

废弃矿山还能变成金山银山吗?2017年,清理渣土、修复地形、清除危石、复土种植,一系列生态修复工程在这里开展。裸露的采石宕口被打造成3级落差88米的人工瀑布,废料堆积场成了“矿野乐园”。好环境带来了高人气,也为当地人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2019年,矿坑公园接待游客约53万人,营收近千万元。

通过生态修复,曾经的废弃矿山竟能成为居民增收的“富矿”。越来越多的地方和群体加入到保护绿水青山的阵营。

内蒙古阿尔山市位于大兴安岭腹地,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砍树卖钱。1998年,白狼林业局的林区开始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,大量依靠伐木为生的林业工人下岗,他们摸索着开始养鹿,并由此形成了鹿村。“从生态的角度来看,鹿是森林的一部分,森林里有了鹿,就有了生气;二是鹿的耐寒性强,阿尔山的冬季很冷,鹿能很好地存活下来;三是鹿很有特色,可以搞旅游,带来经济效益。”鹿村党支部书记郑晓林这样分析他们的绿色发展之路。

实践证明,这条路走对了。如今,鹿村正逐步成为集特色种养殖观光、大兴安岭动植物观赏和林区特色餐饮于一体的旅游特色村寨,初步形成特色种养殖业带动旅游产业发展的新格局。

依然是与山为伴、靠林致富,不同的是,人们不再一味索取,而是将绿水青山视为幸福生活的“靠山”,彼此紧紧依存。

发展有了“新坐标”

浙江省遂昌县大田村总面积8.5平方公里,有茶园,有古木林。茶园里的“叶子”让村民富了起来,古木林引来1500万元投资和络绎不绝的游客。2019年5月,《遂昌县大田村GEP核算报告》出炉,这是中国首份以村为单位的GEP(生态系统生产总值)核算报告。经过核算,大田村2018年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达1.6亿元。这意味着他们悉心守护的绿水青山很“值钱”。

优良的生态环境成为最好的品牌。“大田村山好、水好,在这样良好生态环境下做出来的食品也非常受欢迎。”“90后”大学生王周敏返乡创业,制作销售生态番薯干,还带动了村里50多户村民一起种植生态番薯。今年,他的销售额预计将达800万元。

“在选择之中,找准方向,创造条件,让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。”GEP核算就是各地众多探索中的一个例证。这些探索、创新,在以浙江为代表的沿海发达地区比比皆是,也在中国广袤的西北地区上演着。

在宁夏,柠条是毛乌素沙地上最常见的植物,过去仅被用来固定沙丘,如今还成了喂养盐池滩羊的上好饲料,柠条加工让许多人实现了“点沙成金”的梦想。随着毛乌素由黄转绿,生态旅游业、生态经济林业、瓜果产业、沙生中药材产业等日渐壮大,生态、经济协调发展成为现实。

绿色,真正成了中国发展的“新坐标”。(本报记者 方 敏 尹 婕)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0年08月15日   第 01 版)


责编:王栋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nickaslam.com